新滁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940|回复: 11

[新滁评论] 夜上红楼之可卿——画梁春尽落香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0 09: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上红楼之可卿——画梁春尽落香尘
1、“可卿救我!”,情本无罪,需要自由
几十年前,英国一中学搞一次征文比赛,要求短小精悍,内容涉及皇室、性及神秘主义。赛后,获特等奖获得者----一个9岁的小女孩得到了女王的接见。
拿大奖的文章只有一句话,“伊丽莎白女王怀孕了,谁干的?!”那个一辈子没找对象的伊丽莎白女王突然怀孕了,那是一定要独占新闻头条的。
这个段子同样也可以套用在《红楼梦》的问题人物秦可卿身上,在不少红学家的眼里,秦可卿与“伊丽莎白女王怀孕了,谁干的?!”一样有故事。
当年周汝昌就是指着这只谜兔子让刘心武去撵,结果刘心武一头扎进清庭宫斗迷宫里,至今不能自拔。
周汝昌应该不是使坏,他可能已认定秦可卿就是红楼谜团的大解码,哪知道竟把自己与刘心武两个人同时关进一个认知的死角囚笼。往往,当一个人囿于自己的角度,必然会导致认知视域的蔽。正如鲁迅先生当年月旦《红楼梦》的那样:“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史。”
当少年宝玉在秦可卿的红牙床上做春梦时,梦中那个可卿叫兼美,梦郎梦到的这个梦姑是不是可卿本尊呢?
本桥段发生在书中第五回,当时燕瘦少女黛玉已进了贾府,且跟宝玉打过照面,两人一见钟情。宝玉心版存上黛玉的照片,已不成问题。
环肥的少**钗前五回没出场,以两家至亲关系,玉、钗也应该有过见面,宝玉心里存了宝钗的影子,也能说得通。
宝玉与钱钟书《猫》中的颐谷有一点比较一致:都对恋爱抱有崇高的观念,都希望找到一个女人能跟自己心灵契合,有亲密而纯洁的关系,把生理冲动推隔得远远的,裹上重重文饰,不许它露出本来面目。
但在梦里,这两位少年心里同样都蠢搅着无主招领的爱情。不同的是,颐谷心里藏的是女人比皇帝的三宫六院还多;而宝玉只有杂取黛玉与宝钗二人身上契合自己口味之种种,**一个叫“黛钗”的女孩。这个被命名为‘可卿’的女孩,集环肥燕瘦于一身。
这‘可卿’认不认领宝玉的性初发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已把宝玉的处男作业明确地交给了她配合完成。虽然这只是一场没有实质性内容的春梦。
意淫的实事,书中有两处证据,一是秦可卿纳闷宝玉如何知道她的小名。这个当然有争议,有人说用了古人的掩耳盗铃法,其实不然,作者就怕读者被那一句“可卿救我”误导了,以为借写梦事来掩饰两人的性事,才故意荡出那一句补白。
二是宝玉离开可卿的红牙床,袭人给宝玉换内裤发现了留在大腿根上的体液。此处不是写梦遗,而是宝玉把梦中之事与通房丫头袭人乘机兑了现。
宝玉与‘可卿’那段令人想想非非的绮事,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男孩单方面对性事初开的诗意描绘。不妨先围观一下可卿房间:刚至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这卧室简直就是一间贮满无限性暗示的催情炼丹炉,它成功点燃了“他才多大”的宝玉性爱之门的三昧真火。这间香闺,成了青春期的宝玉原始冲动的最妙出口处。
可卿是宝玉的晚辈,小叔公能睡在侄媳妇的床上,作者也给出一个合理说辞:“不怕他恼,他才多大,就忌讳这个?”为啥把宝玉性启蒙教育课堂设在秦可卿的香闺中,还把启蒙女主命名为‘可卿’,当是作者考虑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一的秦可卿,书中要给她该有的戏份。
宝玉在秦可卿诸多性暗示的卧室里,梦中与一个兼钗黛之美的女子,开启了他人生性启蒙教育的第一课。在宝玉性幻想的皮影戏大幕上,秦可卿的闺房以及性感可亲的‘兼美’女子,混成勾引在他春梦或现实里寻找性伴侣的冲动。梦里,他与可卿做成了好事;梦外,他回到怡红院第一件事就急不可耐地把梦想变现,与袭人体验一回实战。
宝玉梦中为何会出现那个叫‘可卿’的女人,作者此笔大有玄机,与释家一故事有关。
某日,一游客就要因口渴而死。佛祖怜悯,置一湖于此人面前,但此人滴水未进。佛祖好生奇怪,问之。答曰:湖水那么多,而我肚子又这么小,既然一口气不能将它喝完,那么不如一口都不喝。佛祖对那个不开心的人说:“你记住,你在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弱水有三千,只需取一瓢饮。”
‘可卿’与宝玉的梦中性事,正是宝玉爱欲对象从“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两可,转变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情爱道场的历史性大拐点。
宝玉在《红楼梦》里一出道就是大观园的反叛,彼时宝玉对“黛钗”二人都有想法,他的情爱模板上杂取二人之种种,**一人——‘可卿’。这样的两个都,与宝玉后来单喜欢黛玉一人并不相悖:爱欲也有自身成长的空间,从性启蒙时代对兼黛钗二美的可卿那场春梦,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宝玉的情爱世界就是从这里渐次长大的。
正从此处,宝玉的情爱观从不负“如来不负卿”,升级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秦可卿这个配角也出色地完成作者交付给她的戏码。
于迷津处,宝玉的一句“可卿救我”,其实无关私情,它传递出人类情爱史一句最大的悲声。当佛经所说的光音天世界的天仙沦为有欲念男女时,人类就注定永远彼此渴望却只能暂时结合的命运无可回避,这也是欢乐与沮丧,销魂与绝望的又一根源。
情本无罪,需要自由。救赎与被救赎,从此成了人类情爱的一部轮回史。
2、删天香楼桥段,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红楼十二钗中,王熙凤与秦可卿是闺蜜,两人行事作派却大相径庭。王熙凤为人做事比较虎行,情感线路却比较猫步,一直玩耍中规中矩的保守主义。秦可卿正好跟她相反,会做人,差不多个个喜欢她,情感线路尺度却比较大。至少许多红粉打量她时,大家的眼神多是这样被一个叫胭砚斋的批书人带到沟里去的。
扒灰的公案缘起于宁国府的老奴焦大醉后的那一句“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本来,如果没有胭砚斋的及时补刀,醉后焦大的那些醉话,也许并没有多少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画外音被关注,当胭砚斋在焦大的醉骂后缀上:“一段借醉奴口角闲闲补出宁荣往事近故,特为天下世家一笑”,绯闻一下子似乎就被坐实成新闻。
在宁国府这起最大绯闻闹剧中,醉后的焦大是逗哏,一直神龙见字不见人的脂砚斋是捧哏。三百多年来,红迷们依脂砚斋的这一句按文索人,把扒灰的作案嫌疑人囚困在宁国府。
扒灰者何物也?《吴下谚联》有对扒灰给出诠释:偷锡也。锡、媳同音,扒灰是偷媳的委婉语。红楼梦一书中有没有偷媳的实写?其实没有!而传闻最广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事,实出自畸笏叟在第十三回的朱批: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据说《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癸酉本)的第十、十一和十三回完整的记录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情节过程,其中第十回的内容和回目与通行版出入较大,回目是“金寡妇嗔姤凝曦轩秦可卿淫上天香楼”,由于《癸酉本石头记》并未公开发行,所以秦可卿在这三回的具体内容也不得而已。
但根据癸酉本藏家透露的大致内容,以及很多红学家的推测,“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大致过程如次:
第十回金寡妇为金荣被打一事去找秦可卿评理,路过会芳园凝曦轩时,看见尤氏面有怒色与几个丫头走过,金寡妇从旁人处听说秦可卿病了。下面的剧本是秦可卿淫上天香楼,可巧贾珍看到秦可卿浴后梳妆,冲动摁倒伦理,两人作成好事。老司机贾珍后觉得在秦可卿房中不安全,提出以后二人去人少的天香楼幽会——唱戏的地方只是偶尔会热闹,确是个偷情的好去处。为策安全,贾珍还做第二道人设保险,让瑞珠在门外把风。长在水路走,难免会湿脚。有一次秦可卿不小心在天香楼遗落了簪子,后来簪子被尤氏发现了(癸酉本说簪子被宝珠拾到,然后交给尤氏。还有本子说是贾珍带回簪子被尤氏发现,过程不同,结果相同。被尤氏看破后,秦可卿因羞愧而病倒。)
第十一回讲两人乱伦事被贾母、邢夫人等人得知后,高层震怒作出宁府为贾敬排家宴庆寿辰时不让秦可卿参加的决定。第十三回讲秦可卿自知难逃一劫,只得在天香楼上吊自尽(癸酉本藏家说是贾府高层商议让秦可卿自尽为贾府挽回颜面,但贾珍不同意,最终秦可卿选择自我了断)。
且不说癸酉本的内容情节是否合情合理,且不说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畸笏叟又是何方神圣,他为何要“命芹溪删去”?在我看来,并不是因为他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也不是因为他什么担心“泄露、丑化皇室”的罪名,更不是他所讲的秦可卿做了“魂托凤姐”和“贾家后事”有远见的大事,显见与贾府其它女子大不同,故而给她的名声留点面子。作者此笔别有怀抱。
可能在不少人看来,《红楼梦》一书的一个重要论调是“谁说女子不如儿男”,甚至有贬男扬女的故意,若这样看是书,这样的眼光一定探不透作者的如来境。表层观之,作者确在第一回就开宗明义,这是一部为“闺阁昭传”的书,他要让那些”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的闺阁裙钗、一干得“天地灵毓之气”、“山川日月之精秀”的水样女儿,妥妥地站在污秽、肮脏、荒唐的泥男人对立面。书中众女儿个个柔情似水,或妩媚、或温婉、或风雅、或清高,个个生香活色,处处见得作者用笔的深情处。远不止这些的是,还在于他有一颗雌雄同体的伟大灵魂。在中国历代的男权时代中,他第一次用伟大雌雄同体的灵魂为一直受压制的中国女性生存状态力挺。在他的笔下,红楼梦中的各各女人,虽然各有特质,却个个都是独立无双的生命存在,正如脂砚斋的所谓:“真是人人俱尽,个个活跳,吾不知作者胸中埋伏多少裙钗。”
作者着意删除贾珍与秦可卿天香楼偷情事,多是因为他深知这种行为实在有违人类伦理的允度,对这样禁忌的突破,在人类伦理词典中通常被定义为是道德无底线,人格无底裤的行为。而这样一场伦理禁忌突破丑剧,其中的黑锅,女性一定要背得更重些。为了他心爱的可卿不被人过**读,他对自己动了外科手术刀。这次动刀,为秦可卿留面子其次,为历代男权下的女人们留悲悯为主。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贡布里希果然有眼力——哪来的艺术?只有艺术家。证之《红楼梦》一书,正可以这样说,哪来伟大的作品?只有伟大的作家。

评分

参与人数 3宝泉 +50
收起 理由
方湘 + 20 绝对精彩!
笑口常开 + 20 绝对精彩!
蔚蓝色的海 + 10 绝对精彩!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发表于 2019-6-20 17: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史。”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0 21:44:34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一辈的红学家研究方法让人三思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1 09: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总有独到之处。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1 09: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妙的见解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5 05:29:56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红颜薄命总是让人嗟叹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8 05:51:37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可卿淫上天香楼

一音之转别有趣。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4: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报纸读了两遍,再看帖子,仍趣味盎然。

点评

内容都是一样的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3 07:28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 19: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研究总会有这样美丽的桥段,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 07:28:53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口常开 发表于 2019-7-1 14:31
报纸读了两遍,再看帖子,仍趣味盎然。

内容都是一样的吧。

点评

是啊,完全一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3 08:19
新滁州网——新世界、新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手机版|Archiver| 新滁州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模板设计 Ldww (http://www.Ld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皖ICP备12001139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